© 誌無
Powered by LOFTER

用简体应该比较容易看懂吧?

我又做了个特别诡异的梦。

女主角是普通学生,黑长直扎马尾,比一般的学生好看一点点,有个泪痣。学习不错有男生追,但家庭条件一般,有个青梅竹马来往比较密切一点。叫啥名我忘了,就叫女主角吧(不

有一天她在图书馆遇到一位女同学,拿同一本书时撞着了,然后开始对话,发现她俩兴趣相投,几乎什么话都能说上,于是就开始联系然后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两人联系越来越多,每周末都一起出去玩。女主角渐渐地与其他朋友来往越来越少,竹马来邀请女主角出去玩也被拒绝来。

与此同时女主角发现有的人有点不对劲比如公园经常碰见的老奶奶老爷爷在她搭话的时候反应迟钝,似乎脑子不是很好,要想很久怎么说话。但沉迷恋情的(划掉)女主并不放在心上,反正是本来就不很熟的人,再说老奶奶老爷爷本来年纪也大,反应迟钝很正常。这么想着的女主放下了心,也就没有在意认识的人从最不熟的开始越来越反应迟钝,她也渐渐没有和他们来往,相反的越来越疏远他们,跟那位成为好朋友的女同学越走越近了。

某天女主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候发现,最近新闻报道的意外事故越来越多,但女主并没有发现每条报道的镜头里都有她认识但疏远的人出镜。因为她几乎已经忘记了他们。

女主角和好朋友越走越近,来往越来越密切。有天好朋友约女主角出去逛商场,一见是好朋友邀请女主角立马就答应了,临行还换了新衣服一身光鲜地出去玩。

就在快到商场的时候,好朋友挽起了女主角的手想加快步伐往前走,很急切的样子。女主角笑着说哎呀你干嘛这么着急,时间还早呢,好朋友没回头只是沉声说了句马上来不及了。女主角还想说点什么,却鬼使神差往旁边一瞄,看见了个小女孩。

小女孩脚踏轮滑,背着个书包溜溜的从女主经过往他们要去的相反方向去了。匆忙的一瞥,女主角只看到个小女孩侧脸,眼下有颗泪痣。

女主角一惊,停下了脚步;好朋友像是没发现女主角挣开了她,继续往前跑。女主角刚想和好朋友说那小女孩长的和我小时候好像,话没说完就看见好朋友跑到马路上一辆卡车驶过。女主角一看就呆了,以为好朋友挂了,悲伤的感情还没酝酿好,卡车就过去了,周围行人没有一点反应,一样做自己的事,好朋友直直地站在马路中间,表情平静,半点事没有。

女主角受到了第二次惊吓,看着好朋友的脸,想起来反应迟钝的李爷爷李奶奶也是这个表情,再一看发现周围的路人也全是这个表情。莫名其妙的,女主角冷静了下来,看着好朋友,突然平静地说了句

「你是个BUG。」

好朋友一抖,像被定住了一样不动了,旁边的路人却都转过头来。女主角从冷静陈述变成不停大喊你是个BUG你是个BUG,路人一个个数据化一样的消失了,女主角一边大喊一边慢慢后退最后朝后跑了起来。

路上的行人不断回头看女主角女主角不断大喊,于是一个个路人都数据化了。女主角转了个巷角撞上了竹马,骇得朝竹马大喊,但竹马一脸蒙蔽啥啥啥啥BUG啊。女主松了口气推开竹马继续一边跑一边喊,竹马不知道干啥看到旁边路人数据化也挺惊恐的就跟着女主跑,渐渐不害怕了也朝着路人大喊BUGBUG你是个BUG,看到路人数据化消失觉得挺好玩的还问女主这什么新游戏不会是VR的吧,女主角不理竹马只是跑,竹马哎哎哎地追上去。而在他们身后,不能动的好朋友,僵硬地转了转头,看向女主这边,维持着平静的表情继续站着。

与此同时女主的爷爷正在公园里散步,看到一个椅子上的雕像,哎这不是李奶奶李爷爷吗雕的真像啊哈哈哈这抱着的孙子真是栩栩如生生动传神
简直长的一模一样啊的时候,雕像裂开了,掉下来一片一片的碎片,然后李奶奶李爷爷和抱着的孙子就从里边掉出来踉跄着站稳了,女主爷爷和李爷爷李奶奶面面相觑,孙子继续原来雕像的状态在哭,咿呀咿呀的,见自己爷爷奶奶对面女主爷爷都愣着没人搭理自己就不哭了看着大人们也发愣。(其实是因为女主那边让碰见的李奶奶李爷爷和孙子数据化了,这边真的李奶奶李爷爷从雕像变回来了。)

女主跑着跑着跑回了家里一边喊一边找爸妈,惊喜地发现被数据化的都不是最亲近的人,看来被换成数据人的,也就是一开始女主觉得变迟钝的人,是从她认识但不熟不亲近的人开始的,女主发觉不算太迟还没有换到自己亲人。不过也正常,毕竟竹马都没被换是吧。

这样想着的女主发大招,见到神情呆滞的人就大喊你是个BUG,一句话让一个人数据化变成了一句话数据化好几个人效率大大提高(大概是情绪加成(划掉。

然后最后女主一路喊着,又跑回了商城门口,好朋友依然站在那里,神情平静,和呆滞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女主刚刚跑了很久,不住喘着气,竹马跑太慢在后头收拾其他的数据人没跟上来。女主角好朋友两人对视,女主问为什么,好朋友不开口。女主露出不忍的表情,随即转变为下定决心的表情,与第一次说的轻声不同,这次说的很坚定。

「你是个BUG。」

好朋友依然没开口,眉头微微上挑,看起来有点悲伤。女主角似乎有点动容,想说点什么,好朋友就突然散成一堆数据没了。

女主失去了好朋友心里有点失落,但竹马欢天喜地地过来祝贺她。所有的人都恢复了原状,但大家都对数据人缄口不提,只是对女主态度都比原来更好了。女主获得了一大笔学校的奖学金和一大笔市长的奖金来补贴家用,把家里修缮了一下,很开心地继续学生生活,和竹马关系也不错,看起来似乎是欢快的HE了。

事件结束一段时间后的晚上,女主学习到深夜,看看桌上的闹钟显示已经快一点了,就拿出手机和竹马发短信互相道晚安,然后调闹钟熄屏左手拿上闹钟坐回新换了床单床套的床上看着重新装修过的房间十分满足,正准备拖鞋上床的时候,就看到在几米远的地方,窗外的月光照不到的地方有个人影。那人影慢慢走了两步,对女主笑了笑,但笑容看起来很淡,和上次散成数据时的表情一样显得有点悲伤。正是好朋友,但和平常一起玩的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

女主吓了一跳,但叫不出来。于是好朋友开口了。

「好久不见了,你好啊。
「很抱歉那天想让你消失,虽然最后你也没被车撞,甚至让许多我用来代替配角的数据消失了,不如说你越来越独立了。」

女主睁大了眼睛,颤抖着问

「什么?」
「……果然是独立了啊。那我直说吧。
「我的工作是编剧,而你……是我编制出来的故事的女主角。
「本来给你设定的是校园日常搞笑少女漫剧情,但现在看来完全跑偏了啊。」

好朋友叹了口气。

「你胡说!」
「我没有胡说。你其实知道的。」
「我……我……我不知道!你骗我!我把你当我最好的朋友……」
「……我出了车祸。」

女主角受到了惊吓。

「我出了车祸,现在身体在医院昏迷不醒,但是能听见外面的对话。你只是我创作出来的角色。在医院变成植物人的我一直在做梦,而现在就是我的梦里。
「医生说我的脑电波很活跃,猜想我可能是太沉迷工作以至于做梦,毕竟做梦也算开脑洞的一种方式。被他猜中了,我不仅在做梦,我还梦见了我所创作的故事。故事的女主角长的,还和我一模一样。」

这么说着,好朋友变成了轮滑小女孩,五官模样和女主角相似度极高,赫然是个小版女主角。

女主角受到了二次惊吓,总计第四次。

小女孩继续说。

「我梦里的故事和我的记忆发生了混乱,逐渐融合。我依据能听见的外部声音和医生所言推测,我必须把你和我记忆中的『我』分开,这样我才能醒来。不然就像现在在梦里的情况一样,我是『我』,拥有我记忆而且毫不知情的已经成为独立角色的你,也能勉强算是『我』。这样产生了两个『我』,就会导致我的意识出现混乱而不能清醒,躺在医院成为植物人。」

女主角懵了。

「我一开始和你的见面,其实是想找找不到,去图书馆散心无意碰见的。然而当我发现,你和我兴趣相投的时候,我其实很高兴,甚至幻想真的和你成为好朋友该多好。但我清醒了,这是不行的。你和我兴趣相投不过是因为『你』与『我的记忆』发生混乱了而已。你的原本人设不是这样的。你不是我。」
「不对。我不是角色,我是人。」
「你的潜意识里是知道的。你自己知道你只是个角色的。你要是真的认为自己是真人,正常人会在那种情况下喊出来『你是个BUG』吗?现实是无法预测计算的,所以也就没有所谓BUG的存在。你这么说,也就是默认了,这是一个剧情故事,而不是现实。」

女主角沉默,似乎在消化刚刚小女孩说的一大堆自白。

「所以……你是想?」
「你消失吧。」

女主角瞪大了眼。

「不,等等,我还有个问题……」
「你不是我。」

小女孩盯着女主角一字一句地说,似乎下定了决心。

「你是假的。」

话音落下,女主角从鞋中的脚开始,慢慢分解成文字。

女主角看着自己从脚开始消散,神情看起来并不意外,只是抬头看向小女孩。两人的面孔一稚嫩一舒展,极其相似,左眼右下都有一颗小小的泪痣。

「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你说……吧。」
「你有没有,把我当做最好的朋友看待过。」

小女孩表情细微变化,张开口似乎想回答,却一时犹豫,女主角已经消散成一片文字,不见了。

小女孩低下了头。周围的环境开始崩塌,散成了数不清的文字。

「————∧——∧——∧——」
心电图上显示心跳平稳,旁边的病床上的女人慢慢睁开了眼,左眼右下2cm处有颗泪痣。身边的护士欢喜地呼叫亲人,长相模样简直就是大版的好朋友。

啊,我没有消失吗。
……………………………分割线………………………………

然后全程第三人称视角的我就吓醒了……
我尽量用欢脱的语气打完了字,但我当时醒来的时候,真的吓得全身僵硬,裹着被子不敢动,内心卧槽卧槽我怎么做这种梦太恐怖了。我太佩服我自己了我清醒狀態下都想不出這種(

我在做梦情况下挺投入的……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发展……就一直第三人称视角,这个梦全程写实画风动画电影感,我在梦里疯狂被吓疯狂想开弹幕(对我一直想着开弹幕也许会有点安全感(((画风差不多像金敏大师那样的……日噢我现在还心有余悸靠。

emmm那个一次性打完没有检查有病句错别字很正常((多多担待

评论 ( 13 )
热度 ( 73 )
TOP